学者风采

陈世松:走科研转型服务社会之路 深耕客家文化田野

宋扬

2020年03月23日 02:24

曾江 华夏
中国社会科学网

巴蜀大地历史悠久,自成一体,是具有鲜明区域特色的广阔学术田野。四川省社会科学院研究员、四川客家研究中心主任陈世松探颐史林,跋涉乡土,年届八旬,治学不辍,不断精进。近20年来,在陈世松研究员率领下,四川客家研究中心的学术团队坚持“学问深入民间,成果服务社会”,在这片学术田野深耕细作,在客家文化、“湖广填四川”、四川地方史研究等领域先后取得一系列成就,四川客家研究中心已成为四川学术界的一张重要学术名片。回首来路,四川客家研究中心取得哪些学术成果?审视当前,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期间如何开展居家科研工作?展望前方,今年准备推进哪些学术工作?中国社会科学网记者近日就相关问题采访请教了陈世松先生。

学用结合 团队攻关 传薪播火

——围绕客家文化研究做好三方面工作

中国社会科学网:四川客家研究中心成立于1999年,20年来厚积薄发取得一系列成果,引起各界关注。请您介绍下四川客家研究中心的学术工作和取得的成就。

陈世松:2019年对四川客家研究中心来说,是一个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年份。12月下旬,在举行纪念四川客家研究中心成立二十周年庆典之后,我们正秣兵厉马,准备大干一场之际,2020年之初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使我们不得不按下暂停键。这样也为我们冷静思考、潜心问学提供了难得的良机。我们始终坚持科研转型服务社会大局。在过去二十年的科研历程中,我们坚持以课题为抓手,契合时代需要,始终围绕客家文化、“湖广填四川”、四川地方史研究三个领域开展研究。

四川客家研究中心立足川渝,面向全国,主要做了三件事:一是传薪播火,增强四川客家族群认同和文化自觉、自信;二是团队攻关,勇登四川客家与移民文化研究的学术高峰;三是学用结合,助推洛带客家文化旅游产业的融合以及地方经济社会发展取得突破。

在推进四川移民与客家文化基础研究的同时,我们还致力将学术成果转化为应用成果,服务地方经济社会发展大局。近年来根据社会需要,接受地方政府委托,精心制定了《洛带古镇客家文化再现工程方案》《成都市洛带特色文化古镇保护规划方案》,策展“西部客家博物馆”和“四川客家家风馆”,为洛带客家文化产业发展提供智力支撑。应邀在重庆市荣昌区、丰都县和四川泸州市、南溪县等地,协助地方当局挖掘、整理、利用优秀传统文化,助力地方经济社会发展,受到普遍好评。

中国社会科学网:四川客家研究中心在巴蜀大地开展的田野调查工作持续、深入,引起多方关注,请您介绍下中心近年提出的“两江一山”概念和相关工作。

陈世松:四川客家研究中心成立之初,依靠“成都东山客家聚居区”的田野调查和科研活动打开局面,产生了一批四川客家的基础研究成果和应用成果。近年来,在配合成都实施“千年城变”发展战略,围绕“两山夹一城”开展田野调查的基础上,我们适时地提出了“两江(岷江、沱江)一山(龙泉山)”客家聚居区概念,立志将四川客家的研究重点从“东山客家”拓展至全域四川。

为全面和深入了解“两江一山”地域内客家移民的生存状态,2019年春季,四川客家研究中心率先对三台、中江一带客家宗祠、村落开展考察活动。接着几位青年科研骨干,陆续在资中、资阳、宜宾和泸州拉开田野考察序幕,多次深入沱江流域罗泉、铁佛两个客家聚居区,系统收集该区域客家族谱和碑刻文献,调查当地的客家方言和民俗情况,并对场镇的布局和发展史进行详细调查,初步揭示了清代初期客家移民与井盐开采的密切关系。他们还对岷江和长江流域的河坝客家聚居区的聚落形态、社会活动和传统建筑进行细致研究,对合江、纳溪和叙永境内客家民居和牌坊建筑,对明末清初以来隆昌、荣昌、泸州交界一带的移民动态和族群观念进行了初步探究,为进一步探讨四川移民生存环境的变化对地域社会的影响,陈伟平特约研究员还利用身在广东工作之便,专门前往梅州,在蕉岭新铺、梅县古塘坪和兴宁泥陂进行田野考察,对当地五个家族的迁川案例进行了比较研究,从而加深了原乡和四川互动视野下客家移民活动的认识。

“咬定青山不放松”

——扎实推进《四川客家志》编纂工程

中国社会科学网:《四川客家志》编纂工程是四川客家研究中心近年承担的新任务,请您介绍下这方面的情况。

陈世松:在长期持续工作的学术积累上,我们积极参与地方志编修,这是四川客家研究中心近年来的一项重要科研活动。2016年以来,我们承担完成了中国名镇志丛书《洛带镇志》的编纂任务,在探索积累一定编志经验的基础上,进一步提出了编纂《四川客家志》的设想。2019年6月,受四川省地方志工作办公室委托,我们作为《四川客家志》的承编单位,具体承担了统筹全省客家志的编纂任务。此后,我们咬定青山不放松,狠抓筹备不停步,相继于7月下旬,在川南宜宾地区召开《四川客家志》专题座谈会议,8月底在洛带镇举办客家文化传承与方志文化传播论坛暨《四川客家志》开题论证会,于12月在洛带召开《四川客家志》篇目专题审定会,邀请四川省志办相关领导和责任编辑出席指导。经过前期紧张的筹备,至12月底,按时完成篇目修订、上报送审阶段任务,并正式组建编辑部,以课题责任方式,按篇目章节分工,将编修任务落实到编修人员。

《四川客家志》将遵照方志横排门类、竖写史事的文体,在三年时间内,以十二篇、120万字的篇幅、300幅图片,对时间断限上追根溯源,下截至2019年,地域范围涵盖1997年3月重庆成立直辖市之前的四川客家历史、文化与现状进行全面系统的记述。

目前编纂工作在不断探索中前行,我们有信心按时完成《四川客家志》编纂任务,并力争为社会贡献一部富有地方特色和时代特色的精品力作。

以“小水尺树”呈现“万里江山 ”

——探索新媒体传播路径

中国社会科学网:四川客家研究中心编辑有《四川客家研究通讯》等学术资料,目前如何探索学术新媒体路径,加强学术传播工作?

陈世松:当前我们正在探索建设四川客家研究中心微信公众号。为克服既往依靠传统纸质媒体进行宣传的局限性,积极探索运用新媒体信息传播客家文化的路径,四川客家研究中心以成立二十周年庆典为契机,经过群策群力,积极筹备建设,于2020年1月2日创建四川客家研究中心微信公众号。秉持发布客家研究成果,助力客家文化产业,服务客家百姓群众,搭建客家沟通桥梁,弘扬客家文化精神为宗旨,公众号于1月11日推出第一篇文章《嘿,您好,我是四川客家研究中心》,结合时事热点与内容,于2020年2月24日推出第二篇文章《川鄂同心赴国难》,都取得较好的宣传效果。。

今后我们将进一步健全栏目设置,从内容策划撰写、文章排版编辑、信息发布频率、媒体宣传推广、粉丝运营服务、日常技术维护等方面,致力于以“小水尺树”的精品原创文章,呈现客家学术的“万里江山”,力争将其打造为四川客家独一无二的公众号品牌。

中国社会科学网:请您介绍下疫情防控期间的居家科研情况?

陈世松:出于对清代“乡地制度”的兴趣,我本人利用居家机会,研读了今人有关清代地方基层组织的一些研究成果,并利用身边收藏的四川省地方志编纂委员会编辑出版的《四川历代方志集成》,集中翻阅了明、清、民国时期编修的相关省府州县志书,搜集了一些有关清代四川地方基层组织的资料。

清代雍乾之交赋役制度变革后,地方基层组织发生了重大变化。由于南北方村落组织差异较大,清代四川乡地组织形态多样,层级构成十分复杂,而相应的学术考察不够,缺乏系统梳理。鉴于此前中山大学郭广辉博士在四川调查期间,已对清代至民国时期成都平原的场镇行用制度和基层区划做了详尽研究,并以场镇为单位整理了近百万字的《17-20世纪成都平原场镇史料辑录》。为此,我准备选择介于成都平原与盆周山区之间的丘陵州县作为研究对象,拟通过对这一地区乡地制度的演变脉络及其与地域社会变迁的关系做一些考察,期能与郭广辉的博士论文《清代民国时期成都平原的场镇与社会组织》形成呼应,用以加深对“湖广填四川”大移民后巴蜀区域社会以及国家政权与基层组织之间关系的认识。

中国社会科学网:2020年四川客家研究中心准备推进哪些学术工作?

陈世松:2020年四川客家研究中心将继续坚持走科研转型服务社会之路,目前准备从三方面推进工作。第一,围绕《四川客家志》编纂推进计划,拟在上、下半年各开展一次学术座谈会,以工作坊的方式,结合开展田野调查。第二,结合仪陇县“客家会馆”布展,在下半年适当时机,围绕川北客家开展一次学术讨论和实地考察活动。第三,围绕洛带家风基地建设和客家社区营造专题,组织小型调研活动。


]]>

2020年03月23日 10:14
2946
面对疫情,决战不仅在战场